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杨吉德周易讲座 第3讲:文王写周易的例证二


    爻辞“公”的运用

     《周易》爻辞共写有六个“公”字,除去《益》卦两个公(笔者认为《损》《益》两卦爻辞系后人伪作),这四个“公”所在的爻位是很有规律的:

                           

     大有卦       鼎卦       小过卦       解卦

《大有》:“九三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鼎》:“九四鼎折足,覆束,其形渥,凶。”

《小过》:“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弋,取彼在穴。”

《解》:“上六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四个“公”的特色:

①他们处在四个卦的三、四、五、六爻中,没有重叠,规则明显。

②三、四之公居阳爻,五、上之公居阴爻,尊卑不乱。

  翦伯赞在《中国史纲要》中指出:商朝“封君有侯、伯两种”。也就是说,在商朝是没有“公”爵的,文王写卦爻辞时尚处在商朝末期,“公”字不应按爵位来理解。《史记·殷本纪》:“(帝辛)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这里所说的“公”应相同于爻辞所写之公,是指权柄,而非指爵位。下面就每个“公”所处的卦爻辞来探讨这个问题。

  
        
一、《大有》:“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本卦五阳一阴,六五阴爻居尊位,象征着幼小或柔弱之人为君。卦辞“大有元亨”,“大”是指以阳爻所代表的主体,即朝中重臣。元,指六五,国君之位。卦辞的意思是在国君柔弱时,重臣代理国政有利于国运长久。与后宫乱政、宦官篡权相比,这是一个最佳执政方案。

公用亨于天子,是说公可以行使天子之权柄。公居九三,位正主动,在天子弱小时,可以名正言顺、主动地去辅佐天子,并行使天子的职权。本爻辞有两个主体,一个是“公”,当朝权贵;一个是“小人”,身份低微之人。为什么会出现两个相反的概念?缘于九三爻的尚武含义,尚武之人即可保朝政,也可乱朝政。勇武之公在国君柔弱之际,能够担当保家卫国、治理朝纲的重任;而身份低微又有尚武精神的人就有可能扰乱朝纲,故不宜承担此责任。

    《大象》“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认为此公享有天子之权,就应该遏止邪恶势力,弘扬善美思想,顺应天意,完成重臣使命,其寓意与九三爻辞之主题思想是相同的。

   
       
二、《鼎》“九四鼎折足,覆公束,其形渥,凶。”

卦辞“鼎”的含义:①六爻卦象有鼎之形,鼎又象征着权力;②六爻中惟九三爻正,九三尚武,有凌上之象;③旁通卦《屯》阳爻居五、初之位,得君得民,为国之正体;《鼎》卦君民二位则被阴爻所居,为柔弱之象,写“鼎”,取其尊贵不可侵犯之义。周文王既是周国的统治者,又是商王朝的革命者,思想表达是很微妙的。

九四之鼎,动起于静,有动象。折足,鼎为静物,动则易足折。《周易》卦象规则,足应处初爻,不应写于九四,因此该“足”实指公,乃国君之足,是支撑国家政体的足,所以写于上卦之最下一爻。九四鼎具有两重性,对君主来说,为鼎足;对公来说,象征着权贵。《大有》的九三之公是武功之臣,本卦之公是文谋之臣。鼎赖其足而立于地,若折足,鼎必倾,而折足的危险来自下方,即九三的上侵。九三挟盛势上侵,矛头首先指向九四,九四是六五国君的一道屏障,折断了此足,鼎就难以保全,国君则难安。相对“公”而言,折足无疑使公的名誉受到玷污,利益受到损害,“其形渥”即为此意。九三有所行动时,九四之公是最危险的,所以《大象》以“正位凝命”来应对“凶”字,显得极为悲壮。

   
    三、《小过》:“六五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

卦辞“小过”。“小”是指阴爻所代表的主体,过是指超过,小过是说弱小之人自己超越过去的自我。从卦象看,上卦和下卦可折而重叠,下面的二阴爻越二阳达上二阴,取意于小者由下飞跃至上,自己超越自己。

爻辞:“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在《小畜》卦辞中,也写了这八个字,说明这句话与“小”的含义是有关的。密云不雨,西北地区干旱少雨,云量难以积聚,此表示力量弱小,需积聚能量,蓄积而不发。自我西郊,是指周由西向东渐进渐强的发展史。

“公”,此公居君位,非三、四爻之公相比。“西郊”指周国,公应是周国之君,但第五爻是一卦之主,其位之尊贵不可僭越。而其时商王尚存,所以此六五之“公”断非当世之周主。周后来虽有伐商之举,也从来没有将自己凌驾于商王之上,武王号召诸侯剪商,也是以执行天命为借口:“商罪贯盈,天命诛之。予弗顺天,厥罪惟钧”(《周书·泰誓上》),说是奉“天命”而诛商王。此公若指文王的前人,从史料上看,太王古公父最有可能。《大雅·绵》:“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诗中言太王古公亶父之时,掏土穴居,还没有房屋宫室,是一种比较原始的生活方式。

公弋取彼在穴”非常符合诗意。穴,穴居的房屋,比喻生活方式落后。弋,《古今韵会举要·职韵》:“弋,取也。”《周书·多士》:“非我小国敢弋殷命,惟天不畀。”“弋殷命”即是周取代殷命。弋取,就是将别人的拿来为自己所用。彼,《说文》“彼:往有所加也,从彳,皮声。”在,存在。彼在穴,意思是“公”学习外族先进的东西,将其加进自己落后的生活中,这样才使自己的民族渐渐变得强大起来。“公弋取,彼在穴”,追述周的发展历程,重点写学习和变革的重大作用。周族是从西到东,从山区到平原,一步步走出来的;从弱小到强大,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只有不断学习别人成熟的经验,才能使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卦辞讲超越自己,爻辞之“公”所建树的历史正是这种超越、发展的楷模。

     
       
四、《解》:“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解”卦,从卦象爻位看,下面五爻中阴爻居一、三、五,阳爻居二、四,皆位反,惟上六位正。①从阴阳爻的对比看,阳爻处在阴爻的包围中,阳爻势危。②从正反位看,本卦的中心爻为上六,上六爻的特点一是上者为老,二是阴者为柔,三是居位正。阳爻处于强势时,可以用武力解决矛盾;处于弱势时,就只能用智慧化解矛盾。“解”即为解析问题、化解矛盾。以本爻之公所处之位推断:其一,上爻有家长之象,此“公”应该是城邑之主或小国之君,朝中重臣是不能居于五爻之上的;其二,六个爻中惟上六位正,显示其德高望重,经验丰富,能够居高临下正确地解决各种矛盾;其三,下面五个反爻与位正的上六形成对立之势,公虽处弱势,但完全可以从容不迫地化解危机。

   墉,城墙。高,用为动词。高墉,加高城墙。上六柔弱,只好把城墙建得高高的,以阻止敌人的进攻。隼,一种凶猛的鸟。城墙建得高,有稳固的防御工事,外面的敌人进不来,只有天上的隼鹰能飞过此处。射隼,公周围都是敌人,出不去城,便站在城墙上射隼来显示自己的力量。获之无不利,上六之公处于困境时,应采取守势而不要盲目出击,并可表现出一定的震慑力。

    《解·象》云:“君子以赦过宥罪”。根据五个爻皆反位的卦象,可解释为:罚不责众,宽恕是化解矛盾的最好方法。周公在处理三监之乱的事件中,正是采取了“赦过宥罪”的策略,杀掉为首作恶者武庚和管叔,流放蔡叔和霍叔,最大限度地稳定了大局,巩固周王朝的统治。


    这四个“公”的区别:《大有》九三阳爻之公名正言顺,秉天子之权;《鼎》卦九四阳爻之公位不正,令难行,有倾覆之危;《小过》六五阴爻之公追溯周国先君由小至大,由弱到强的创业之道;《解》卦上六阴爻之公居高临下,举重若轻地化解危机。这四个“公”构思完整,层次清晰,尊卑有序,主题分明。

从以上两个系列卦看,《大有》《鼎》《小过》《解》这四个有公的卦都是阴爻居五爻之尊位,君主弱才显出“公”的价值,中心思想在维护君主统治;《屯》《随》《无妄》《革》《乾》五个“元亨利贞”卦都是阳爻居于五爻之尊位,君主强且正,才能创建盛德大业,中心思想在于创建新的国家政权。可以说只有周文王这种具有统治者和反统治者双重身份的人才能写出这种革命性、体制性、谋略性的卦爻辞来。

作者:杨吉德      评论1      浏览2139次      2011-05-10 13:05:08

    发表评论

    *网友名:    

  • *评论内容:
  • *填验证码:

  •   

网友: cts    发表评论    时间:2020-05-23 21:40:55

   


个人简历模板http://www.geren-jianli.org 范文http://fanwen.qzjlw.com 作文http://zw.geren-jianli.org

杨先生回复: 

CopyRight©2014:杨氏易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