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杨吉德周易讲座 第1讲:批判历史谬误

                 


    一、周易研究历史的基本脉络及错误路线的形成

   

“周易”严格说是《易经》中的六十四卦符及卦爻辞。关于《周易》产生的时代和作者,自从现代学者顾颉刚提出疑古说后,许多人附和着否认是周文王创作。最近周易学者廖名春在《从语言的比较论《周易》本经成书的年代》一文中:“采用语言比较的方法,将《周易》本经中的大部分基本词汇,实词附加成份,虚词的运用等,与殷商甲骨文,《尚书》,《诗经》,《左传》,诸子等先秦文献进行了比较考察,确定《周易》本经成书的时间为殷末周初。”论证他的时代性是很重要的,可以平息一部分人的无聊论点。本人坚持并能完全论证历史观点:《周易》是周文王被商纣王囚禁在羑里时写成的。当五六百年后的春秋战国时代,周易从尘封的档案馆里被人们发现时,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迁,卦象体系的解析已经失传,从文字到思想意识也已迥然不同,而当时学者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依然严格按照师承的路线注释《周易》,致使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形成了壁垒。

周易研究始于春秋战国,孔子“韦编三绝”,对《易经》颇有研究,其后门人将研究心得集合起来形成了《易传》。其时正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形成期,学者们更多的功课是从易经中挖掘哲学思想的本源。由于当时各国的文字、语言并未统一,经文在抄写过程中就出现了一些假借字。秦朝禁书,因《周易》被列为卜筮之书,而免遭火焚之灾。汉初田何始传《周易》,形成施仇、孟喜、梁丘贺三家,后来演变为十三家(见刘大钧《周易概论》)。经过数百年的发展,由于没有官方钦定,各家据本不同,也就各说其是。如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周易》(简称帛书《易》)把睽卦的“睽”写成“乖”,既是明显地受了《序卦》的影响,《序卦》云:“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依据片面的理解就随意地改字,表明作为今文标本的帛书《易》许多字不足为据。而且帛书《易》的卦序也不同于原经,这样去解卦爻辞难怪越解越乱。

对后世影响较大者,首推魏晋时的王弼,王弼扫除了两汉以来的解《易》乱象,独以义理解《易》,提出了“得意忘象”之说,但没有象岂不是无根之木?所以王弼仍然没有脱离开时代的局限性,可总算是把周易研究引向了探讨本义的方向。唐朝孔颖达及宋朝程朱理学研易各有建树,奠定了周易研究的基本路线。明朝学者来知德工作最为认真细致,尽可能做到每字必解,难能可贵,其作品《周易集注》最具参考性,但基本路线并没有改变。后世易学研究没有超越其水平者。

现代史学家顾颉刚通过苦苦求证,得出一个大胆而极端错误的结论——那就是周易根本就不是周文王时代的作品,这一观点倒成了一部分人任意发挥的借口;还有的说易经是史巫的卜筮记载(朱熹即持此论);当代学者大部分都人心浮躁,懒得讨论这些根本问题,抓紧出两本书就大吉了;一部分人用通假字把卦爻辞解释的面目全非;还有一部分人用出土文稿否定通行本;多数易学会议走过场,没有多少学术气氛可言。

据我研究,《大象》为周公所写(前有几人提出此论,但未加证实),可以看做是周易的组成部分,《易传》的其余九翼应该是周易研究的发端,也是后世周易研究的模型。我的看法,《易传》写作者们犯了三个极大的错误,一个是错误的理解了卦爻辞的政治意义;他们仅仅把周文王看成是一个圣人、哲学家,其实周文王更是一个商王朝的革命者、政治谋略家。二个是错误的用八卦卦象去解释六爻卦象,这个错误一直持续到今天,是造成周易研究错上加错的根本原因;三个是错把卦辞当做卦名,也就是把动词当做名词解。今天,我们既然要研究周易,就必须批判和纠正错误的周易研究路线。

鄙人研《易》没有师承,只是一个周易爱好者,幸运的是在多年的研究中找到了周易写作的卦象规则,可以说她是打开周易神秘之门的一把钥匙。这把钥匙非常重要,没有它,您是打不开这扇坚固的神秘之门的。

二、文字上的直观错误反映了对卦象规则的误解

错误的研究方向导致了许多实质性错误,以文字为例,商朝末期正是我国文字的创造时期,文字的含义可以从结构上直接判断出来,而错误的注解导致了文字含义的扭曲:

如:“坎”,传统注解为水、陷。既然为水为何不用水旁字,反而用土旁字?欠的含义为上升,反而被解释成下陷。这与造字法的概念完全相反。

“谦”,传统注释为谦虚,你能从造字义上找到合理的解释吗?

“睽”,传统意义为对视,志不同行。那么癸的含义又如何解释?

“遯”,传统注释为大者逃遁,而豚明明是指小猪,为何要反用字义呢?

这里我们探讨的是汉字的创造义。过去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字的原有形体经隶书改写后有所改变,叫“隶古定”,即原有的字形改变为统一格式,不能用字的构造义解释原意。关于这一点,上海博物馆收藏的竹书《易经》给了我们一个肯定的答案,刘大钧先生在《今、帛、竹书周易综考》一书中经考证:“由今本与竹书本多相同相通者考之,知今本确为古文本无疑”。没经过任何改写的战国竹书《易》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通行本《周易》经文大体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把今本周易用字的原构造义去解析,用卦爻辞的原义解释的通,就无需另用一种通假义注解。但两书对比看,还是有些字写法不同,有的是异体字,还有的刘先生往往把竹书字定为古文,通行本定为今文。鄙人认为此需商榷。如《遯》卦之“遯”,卦象的主要意思的逃跑,竹书没有“走”的偏旁,应该不是古文原字。再如《睽》卦的“睽”,符合卦象,表示下层人看问题,竹书写作“楑”,将“目”写成“木”,不符合卦辞原义,也不是古文原字。《蹇》卦的“蹇”,适合卦象路难行的含义,竹书写作“訐”,应为后人误解误写。《蠱》卦的“蠱”,三个虫方能表示出拼杀、兢胜的概念,竹书写作“蛊”,变成一个虫,失去了原有概念,非原文之字。其实在安阳出土的殷墟甲骨文中,有几个“蛊”字,有的蛊写作一个虫,也有的写作两个虫,依我看,写成一个虫有一个虫的说法,写成两个虫有两个虫的说法,《周易》写成三个虫就有三个虫的概念,不可以异体字或互通随意定论。由此看,战国时期的文字确为古字,但不一定是《易》经原文之字,判断的标准,也应看符不符合卦象。事实上传统注释的许多字义违背了她的原创义。究其原因,一方面因为秦始皇禁书造成的文明断代,致使汉初假借字通行,使后人不敢信其真;二是各派依据不同的版本,字不同,自然解释也就不同。三是缘于对卦象体系的错误认识。

周易是中国历史上现存最早的完整著作,严格说,卦爻辞的字义没有其他著作可供参考,故而用原创义解析最为可靠;同时周易卦象规则也是文字的一个佐证。如果不遵守造字法规则,又不遵守正确的卦象规则,那所做出的解释肯定是不可靠的。

文字方面存在的问题首先就出现在八卦的卦名上。

八卦卦符:

                  

 乾为天    兑为泽    離为火    震为风

  
                      
         

 巽为木    坎为水    艮为山    坤为地


    乾、兑、離、震、巽、坎、艮、坤等是八卦的原有名称吗?答案是否定的。《系辞》:“包羲氏始作八卦”,伏羲时代还没有这种复杂的文字出现,
《易纬》《乾坤凿度》提出:

古文天字,今为乾卦”;

 地字,軵于乾,古圣人以为坤卦”;

 古风字,今巽卦”;

古山字,外阳内阴,圣人以为山”;

古坎字,水情内刚外柔”;

古火字,为离,内弱外刚”;

 古雷字,今为震”;

 古泽字,今之兑”。

认为“天”、“地”、“风”、“山”、“水”、“火”、“雷”、“泽”是八卦的原始符号,代表八种自然现象,由符号变为文字,又由字变成了八卦的专用名称。其实《象》辞对八卦的名称就是很规范的,如:《屯·象》:“水雷,屯”,指出屯卦是由水卦和雷卦这两个八卦组合而成的;《泰·象》:“天地交,泰”,指出泰卦是由地卦和天卦这两个八卦组合而成的;《咸·象》:“山上有泽,咸”,指出咸卦是由泽卦和山卦组合而成的;《坤·象》:“地势坤”,指出坤卦是由两个地卦组合而成的。后人不明白这一点,错把八卦复卦的卦辞(卦名)反加到八卦身上,于是乾、兑、離、震等转而变成了八卦的专用名称。八卦名称的误用,等于把六爻卦的注释工作引进了死胡同。


    再看六爻卦。两个八卦组合为一个六爻卦,共计组合成六十四个卦。

如乾加兑:

             

乾加兑为履卦。《大象》称:“天泽履”。
    离加坤:


离加坤为晉卦。《大象》称:“火地晉”。

后人依据两个八卦代表的自然现象解释六爻卦的卦义,结果大部分都解错了。如《晉》卦,解易者认为离为日,日在地上,是太阳上升之象,故“晉:进也”。取上升义。既然太阳上行,为何晉字日写在下呢?光从字面上就解不通。其实这个字的中心并不在日,而在日上的“臸”,(小篆其字义意在针砭君王身上的寄生虫,即爻辞所言“王母”娘家家族中的“硕鼠”。卦爻辞中带日旁的字大都与君王有关,本卦六二爻是惟一位正之爻,象征家母最为尊贵,卦辞之“晉”臸在日上,而六二爻之“王母”是唯一能居于君王之上的人,外戚权贵“康侯”借王母的地位不劳而获、投机钻营是卦爻辞鞭挞的主要对象。所以“进”的解释违背造字法和筮法规则,是错误的。

 再如坤加艮:

   
坤加艮为谦卦。《大象》:“地山谦”。

朱熹解:山在地下,表示谦虚。实际上这种说法没有现实基础。山有石山,有土山,有高山,有矮山,有大山,有小山,就是没有地下之山。古人对词义的限定是很严格的,岩石和山有严格的界定,不能拿原本不存在的后世才产生出来的抽象思维解释字的原意。本卦象三爻独阳,像是边境线上虎视眈眈的军兵;外卦无阳,乃我胜于敌,所以应与战争有关。谦的“兼”字旁,指战争必须要产生长远的效果,即达到兼并敌方领土的现实利益。“言”字旁,指这种以兼并敌方领土为目的的战争应具有理论性,要赢得战争,还要赢得民心。我认为,谦的真正含义是指战争要有目的性,要有理论性。爻辞言“征邑国”,就是讲要打着维护商王统治的名义,征讨兼并邻国,行扩充自己国力之实。这个“征”字就是一个很好的注解。传统注解的许多字与“谦虚”之说相同,严重偏离了字与卦象的原本含义,应当重新审定。


    三、形成错误认识的原因


   
对创作周易的时代背景及周文王宏大的政治谋略这一思想深度认识不清。

  研究周易的首要问题是要弄清《周易》的作者及其创作的时代背景。不明确这一点,你所做的研究都可能是徒劳无益的。如果《周易》是周文王的作品,周易所体现的思想应该与周文王的身份、经历、环境相一致。我们可以做个粗略分析:

a他是个卜筮家,精通易的筮法规则。(其时的许多氏族首领同时也是巫师)。

b他是个氏族首领,具有贵族的阶级性,负有统领周国的责任。

c他是一个革命者,带领许多志同道合的氏族首领意图推翻残暴的商王朝。

d他是一个伟大的政治谋略家,带领周国由一个商的附属小国发展成为其强大的劲敌,不是寻常之辈所能为。

e他是一个文字大家,卦爻辞的每一个字都凝练深刻,蕴含丰富思想。后世人却用许多通假字去改变原字义,不应该。

f他是群众中的一员,经常深入群众,关心群众,共同劳作,对生活有深切体验,深受百姓爱戴,卦爻辞许多都是来自于生活中的感悟。而后世易学家远离生活,不知卦爻辞言之何物。

g他是一个被囚禁者,被商纣王囚禁在羑里七年,时时都受到监控,生命没有保障;周国没有了首领,前途难料;文王欲言不能,欲罢不能。这种矛盾就构成了《周易》产生的催化剂。

以上所言,符合史实记载,非鄙人妄自推测。时人称文王为“圣人”,是多方面的综合评价,细读周易,决非虚言。反过来说,你对卦爻辞的注释如果没体现出以上特征,就应该重新评价自己的作品了。
 

    对筮卦的沿袭缺少发展观。

八卦始创于伏羲,经过漫长的历史岁月及“连山”、“归藏”两种体裁的变革,周文王还会用那种简单的思维模型来表达他丰富的思想内涵吗?生产力在发展,文化在发展,筮卦的思维模式也会发展,而且在大动荡的社会环境中,会有创造性的发展,六爻卦的作品不会倒退到用八卦思想解释社会问题。反倒是后世学者不知变通,把周易放到伏羲时代去注解。


   
对周易卦象的脉络及卦爻辞写作的依据把握不清。

传统的周易研究执泥地认为六十四卦的排列顺序就是写作思路,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六十四卦的顺序排列和写作思路根本就是两码事。易的卜筮规则是周易六十四卦写作的脉络,懂筮法能据此看懂卦爻辞,不懂筮法的通过研究也能看懂卦爻辞;如果写完卦爻辞后重新排列卦序,懂筮法的还能看懂卦爻辞,而不懂筮法的就如同看天书一般。故而身处囹圄的周文王巧妙地用“乾、坤、屯、蒙、需、讼、师”这种卦序的排列瞒天过海,不但蒙住了商纣王,同时也蒙住了两千多年来研究周易的众多学者,堪称举世无双的千古之谜。其实,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按照筮卦规则写完六十四卦后,再重新加以排列,符合当时的严酷环境,是很正常的。如果我们打乱原有卦序,把相同类型的卦重新组合,细细玩味,卦象规则就会慢慢地浮现在面前。关于卦象规则后面单独再讲。

  ④  错把卦辞解作卦名。

卦爻辞由卦象规则结合周文王被囚禁时期的政治斗争形势而出,他体现了周文王的战略政治思想,时代特征非常显著,我们所说的卦名如“乾”、“履”虽然具有卦名的功能,其实它是卦辞的核心成分,在解易中决不可当做卦名去解释,因为作为卦名讲就会扭曲周文王的思想。作为卦名讲的危害性:一是卦名会独立于卦辞之外,卦辞的吉凶悔吝跟卦名没有太大的关系。二是作为卦名讲就会把动词变成名词。例如《困》卦,卦辞曰:“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卦象  三阳被分割包围于阴爻之中,象征着君子被小人所包围和排挤,按照“困”的原义(《说文》:“困,故庐也。”)讲,应回归故里。“困”是动词,君子如果在卦象显示的处境中,最好的选择是辞官回到自己的旧宅中,才“亨”。我们看一下孔氏《正义》所言:“困者,穷厄委顿之名,道穷力竭不能自济故名为困。”解“困”为名词,但既然困又为何还亨呢?其又解释:“亨者,卦德也。小人遭困则穷斯滥矣,君子遇之则不改其操,君子处困而不失自通之道,故曰困亨。”这是古人最擅长的文字游戏,“君子遇之则不改其操,君子处困而不失自通之道。”这句话又是从何而来?“困亨”解不通,难道解易者就可无中生有的随便添加主观思想吗?古今解易者莫不如是。光凭这一条,古今学者对六十四卦的解释就难言正确。

作者:杨吉德      评论1      浏览9759次      2011-05-09 17:49:13

    发表评论

    *网友名:    

  • *评论内容:
  • *填验证码:

  •   

网友: 安危方圆    发表评论    时间:2012-11-20 22:51:02

   

杨老师,我看了您的文章,因资质愚钝,以现在的基本功和素养,只能初步的了解您的精髓。回头反复读看过的文章后,
您提到这句话“易的卜筮规则是周易六十四卦写作的脉络,懂筮法能据此看懂卦爻辞,不懂筮法的通过研究也能看懂卦爻辞;如果写完卦爻辞后重新排列卦序,懂筮法的还能看懂卦爻辞,而不懂筮法的就如同看天书一般。”
不知道恩师是否有关于《易的卜筮规则》的讲座呢?
谢谢!学生安危方圆敬上

杨先生回复: 

你好。通过留言,可见你对周易是很专注和用心的,这一点很难得。周易卜筮规则其实很简单,在第五讲、第六讲中为通论,详细论述必须放在每一卦中才能得以体现,同时还要结合卦辞原意来互相印证。感谢你对本讲座的关注!杨吉德

CopyRight©2014:杨氏易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