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简论"卦主说"

  卦主说是运用较多的一种取象方法。《易传》最早言及卦主,如《彖》注《无妄》云:“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但是《彖传》对于卦主表述不够明确,真正谈卦主并广泛应用者是西汉的京房。在《京氏易传》中,京氏大量地运用卦主说注经。而将卦主作为理论系统提出来的是魏晋王弼,他认为:

凡《彖》者,统论一卦之体者也。《象》者,各辩一爻之义者也,故《履》卦六三为《兑》之主以应于《乾》,成卦之体在斯一爻,故《彖》叙其应,虽危而亨也。象则各言六爻之义,明其吉凶之行去。六三成卦之体,而指说一爻之德,故危,不获亨而见也。《讼》之九二亦同斯义。凡象者,通论一卦之体者也。一卦之体必由一爻为主,则指明一爻之美,以统一卦之义,《大有》之类是也。卦体不由乎一爻,则全以二体之义明之,《丰》卦之类是也。(《周易略例》)

王弼指出,爻以少者为贵,六爻中以数量少的爻为卦主,并以此来推断卦的主题思想,这种理论对破解周易卦象有很大的贡献,影响也比较广泛。清人李光地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阐述了卦主理论,并按照这种理论对六十四卦逐一进行分析,指出:

凡所谓卦主者,有成卦之主焉,有主卦之主焉。成卦之主,则卦之所由以成者。无论位之高下,德之善恶,若卦义因之而起,则皆得为卦主也。主卦之主,必皆德之善,而得时得位者为之。故取于五位者为多,而它爻亦间取焉。(《周易折中·卷首》)

又把卦主分为成卦之主和主卦之主。李光地用“卦主说”强解六十四卦,暴露出了许多矛盾。

     其一,以五爻为“主卦之主”不恰当。 五爻爻辞的内容一般体现出卦辞的主旨,在每个六爻卦中都是固定的,应该属于爻象范畴,说其为“卦主”为尚不可,但不应作为卦象来使用,更不能颠倒过来,把卦辞依附于五爻来解,所以“主卦之主”的说法没有道理。

     其二,“成卦之主”难以分辨。卦主说没有统一的规则来确定在不同的卦中,阴爻和阳爻哪个是“卦义因之而起”之爻,其“成卦之主”很大程度上是依据解《易》者的主观成见来认定,以自己创造的理论去片面解释卦爻辞。下面举几个例子作一下分析:

    《剥》以上九为主,阴虽剥阳,而阳终不可剥也,故为卦主。(《周易折中·卷首》)

此说之意,“剥”是个主动词,阴气上升而剥阳,五阴是剥者,上九是被剥者。既然上九是被动者,又如何成了卦主呢?《正义》曰:“剥者,剥落也。今阳长变刚,刚阳剥落,故称‘剥’也。”此“剥”又为被动词,是因阴长而阳被剥落,上九成了剥落者。剥的含义究竟应该从主体的角度理解呢,还是从客体的角度理解呢?谁又是主体,谁又是客体呢?始终无法弄明白。说明卦主理论对主体和客体的认识比较模糊。其实,卦辞写作的思路是很清晰的,“为主”者,必定是卦的主体,是主动者。如果说上九是卦主,上九就应该是卦的主体,是卦辞所说的“剥”者,而不是被“剥”者;如果说阴爻是卦主,阴爻就应该是卦辞的主体,五阴是剥者,上九是被剥者。我们确定某一卦的卦主,一个是要符合卦象的整体规则,二个是必须要从《周易》创作者的角度出发,以卦辞为标准,符合卦辞所提示的,才是对的,否则就是错的。因为我们的工作是解释卦爻辞,而不是用自己创造的规则去改变卦爻辞的思想。

    《履》以六三为成卦之主,而九五则主卦之主也。(同上)

《彖》曰:“履,柔履刚也。”六三以柔履刚之说显然对“虎尾”一词有误解。“虎尾”是被履者,是表面上的弱者。五阳践一阴、以强凌弱、以刚履柔才可称得上是履虎尾。如果卦义是“柔履刚”,以六三履五阳,就会直接写“履虎”,而不是“履虎尾”了。以六三为卦主改变了卦爻辞的主题思想,诚不可取。

《大有》以六五为主,盖六五以虚中居尊,能有众阳。故《彖传》曰“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同上)

卦爻辞中,“大”统指阳爻,“小”统指阴爻,卦辞既然写“大有”,阳爻肯定就是主动爻,是卦的主体。如《小畜》《小过》,皆以阴爻为卦的主体;《大有》、《大壮》、《大畜》、《大过》,皆以阳爻为卦的主体。卦主说“以六五为主”与卦辞“大有”之说相违背,难以成立。

》之为以二阴,则初二成卦之主也。然处之尽善者唯九五,则九五又主卦之主也。故《彖传》曰“刚当位而应,与时行”也。

此言初、二为成卦之主似有道理,但又言“九五又主卦之主也”,则又跑了主题。到底是初、二遯呢,还是九五遯?按阴阳消息之说,二阴有上升趋势,四阳当急流勇退。这种理论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完全歪曲了《周易》创作者的初衷。试问,历史上可有一例当权者急流勇退之事?所谓孙武、范蠡之退,是因为在与敌国作战时,这些谋臣与君王同处在一个集团中,共为强者,战争胜利后,对立面消灭了,他们意识到矛盾将要发生转化,君王“可共患难而不可同富贵”,自己就会变成被烹的“走狗”,成了相对的弱者,不走更待何时?当旧的社会矛盾解决后,新的矛盾就会产生。战争的结果是强者消灭弱者,之后,强者集团内部又将分化出强者和弱者两种力量,其结果仍然是强者消灭弱者。这种矛盾的演化规律一般人难以意识到。《系辞》:“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只有智者才能预见到这种矛盾的转化,而且其不仅意识到,还在自己尚未成为弱者时就预先退了出来。急流勇退是遯卦主题思想在现实社会中的具体应用,其实际当退者仍然是弱者,而以九五为“遯”之主在现实中有失依据,在解卦中也偏离卦爻辞的思想。

由此看,“卦主说”有其对解释卦象的贡献,又有许多偏颇之处,将其作为一种卦象理论加以研究还可以,如果直接用于解卦则不可取。《系辞》:“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是推动万物生化最基本的两种因素,同时又代表两种不同的政治力量。卦辞或取阴爻为主体,或取阳爻为主体,判断卦象的思路是清晰的。“卦主说”混淆了两者之间相互对立又统一的社会意义,误解之处很多,如果我们仍然把“卦主说”奉为圭臬,在具体的解卦中,就会把解不通的原因归咎于卦爻辞本身,岂不悲乎!

 (摘自《周易卦象与本义统解》106-110页)

作者:杨吉德      评论1      浏览2095次      2010-07-29 17:34:02

    发表评论

    *网友名:    

  • *评论内容:
  • *填验证码:

  •   

网友: cts    发表评论    时间:2020-05-23 21:56:32

   


个人简历模板http://www.geren-jianli.org 范文http://fanwen.qzjlw.com 作文http://zw.geren-jianli.org

杨先生回复: 

CopyRight©2014:杨氏易学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