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书法家朱彦民教授作品选


          
   高卧津城                 北京大学百岁贺联             风月无边



 
     翰墨姻缘联                                甲骨文范增寿联


    
                会当水击


     
  甲骨文如歌岁月似水流年             甲骨文与世无争


  
       既见君子                      甲骨文自求多福



朱彦民教授简介

朱彦民,男,196411月生,河南省鹤壁市浚县善堂镇朱村人。1996年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导师王玉哲教授)。现为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先秦史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兼职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甲骨学(古文字学)、殷墟考古与殷商社会生活史,并招收先秦史方向硕士、博士研究生。

主要学术兼职有:国际易学联合会理事、《国际易学研究》编委、中国殷商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天津市国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天津市甲骨学会(筹备)会长(天津市甲骨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天津市孙子兵法研究会理事、天津市文博研究院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南开大学书法协会指导教授、中国甲骨文摹刻艺术研究会研究员、中国甲骨文书法艺术研究会顾问、国际甲骨文艺术网站顾问、中华易经国际研究院顾问、广东省潮汕文学院顾问、《战国》电视连续剧历史学顾问、子贡文化研究会顾问、淇河文化研究会顾问、河南省姓氏祖地与名人里籍研究中心认定专家、河北工业大学MBA教育中心《管理文化》课程专题讲座教授、苏州太湖书院高级研究员、母校浚县一中博奥班名誉班主任、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兼职教授等。



朱彦民书法艺术的有关评价和报道

一、题朱彦民书法集

 

与彦民往还十载,初唯知其穷契文之学,以青年不厌枯索,积渐成家。于殷墟都城、巫觋之史、商族源起与殷先公偶配之学,咸有创说发明。一日见彦民书法,大诧异。乃询其所师法,自谓少时于乡间无擅文者,更无论精书翰。凡见旧帖,喜不自胜,心追手摹。于二王、米芾尤所心仪。余观其书,飘逸有出尘之致,非时流逐怪追异者可同年而语。其结体神会殷虚书契,自有上古遗韵。昔观堂、叔蕴书中亦曾有感。而彦民于行草中,更增汉晋简牍、金文意味,则前未之见也。要之,心为书主,书为心画。苟有诗心为书羽翼,彦民之书当赴绝尘。近年与余相晤,必以诗钟、联语为戏,久之渐窥门牖,且有从余学画之志。彦民书法集付梓,嘱为诗,余有厚望于朱君,诗以勉之:

大哲之门几度春,

推敲甲骨究天人。

清寒淇水怀乡曲,

荦确伾山铸此身。

觥斝常为佳句满,

翰毫信待墨池屯。

传经刘向遂心愿,

十翼同俦探古醇。

甲申春彦民赴日讲学前夕

江东范曾于南开大学西南村

二、椎 轮 玉 毂 并 驰 驱

——朱桢(彦民)书法略论

郭长虹

欧阳修《笔说》引安昌侯张禹言:“书必博见,然后识其真伪。”当今之世,印刷术发达,纵览古今法书名帖,广阅天下崇碑巨碣,已经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上至殷契周鼎之文,欧颜柳赵之迹,下逮近世名贤墨宝,无不可得而窥之。古人所谓珍秘也者,不过一二知己,书斋清赏,若非广闻博见,就不免坐井观天,以枣木纹为二王风神,视牛角触为万世宗法。就学习书法的条件而言,今之视古,其便利多矣。然而对于博见,我这里倒有个谬见,如果学书者只是晓得折钗股、屋漏痕,日对古人书迹,描头画角,所得恐亦有限。若鲁公之祭侄、东坡之寒食,欲知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欲知其人,不知其世可乎?北朝碑志,不详书人者故多,然论书而不知时世,其所得于碑志者恐亦肤浅。所以,学书者欲入古人堂奥,必能先体古人之心,知古人之学,然后才能探骊得珠,曳曳独造,成自家面目,否则,即使下笔钟王、满篇颜柳,也不过优孟衣冠,奴书与俗书而已。或者,浑不知传统与技巧,向壁虚造,鲁莽灭裂,则苏东坡所谓“有如市娼抹青红,妖歌舞眩儿童”(《题王逸少帖》)之流,固能取悦一时,欺瞒聋瞽,终究是欺世之伪书。

彦民以学者而能书,故其书法底蕴,迥不同于一般的所谓书法家。他长期从事先秦史与甲金文字研究,近年来,在殷商城址和甲骨金文研究方面成绩斐然,为学界所瞩目。学问一途,是寂寞生涯,尤其是先秦史,研究者必须有相当的经学和小学训练,夜雨霜晨,荧然一灯,此中辛苦,只有个中人才能深知。然而治学之乐,也有不为旁观者所知的,检点以往之陈迹,欣然而有所得,如遇异代知己,如逢久违故人,这样的乐趣,只有学者才能体会。学问的根基使彦民在书法创作上能够别具只眼,他的甲骨文书法,不取径于习见的武丁时期的雄强壮阔风格,而追求甲骨学界所谓历组卜辞的挺劲颀秀,可谓别开生面。彦民不仅术业有专攻,他登高能赋,下笔成章,格律倚声,均是行家里手,古典文学功底也非常深厚,所以,他不仅是学者,更是一个文人。纵观他的书法作品,无论真、草、篆、隶及甲骨,皆能文与意合,情与景会。其实,古来以书名家者,无不具有深厚的学养,“腹有诗书气自华”,究天人,通古今,发而为辞章,形之于笔墨,然后才能以手写心,情采毕见。如果胸无点墨,不辨之无,仅仅靠“十日一笔,月数丸墨,领袖如皂,唇齿常黑”(赵壹《非草书》)地猛练,再拿一本《书家便携》之类的应景文字寻章摘句,就期望有所成就,吾未之见。

字为心画,书法贵适性情而已。人之性情有高低俗雅之别,有激越平和之判,若能识博见远,离俗趋雅,不违自身性格,则无论风樯阵马、沉着痛快,还是中正平和、婉转流丽,都不失为好的书法作品。如果违性情,逆常理,追逐时尚,以世俗之好恶为好恶,以他人笔墨写我之怀抱,便觅不着自家立脚处。彦民作字,更多地是自抒怀抱,以遣逸兴,故而能以真性情形诸笔墨,初不欲强寻自家体格,而风采自现。他的行草书,以欧体为根基,故结体中宫收紧,取势险劲,又有黄鲁直之气势开张,行笔磊落处,颇见米南宫风貌,在章法布局上又可见郑板桥的影响,但在他的作品中,更多的是他自己的风骨,在追求秀美婀娜的同时,又时见骨力劲挺,这与他深厚的甲骨文临习功底是分不开的。不拘一格,取舍有度,是他学书的路径;众体兼擅,一以贯之,是他书法的总体面貌。

曾几何时,稚、拙、丑、怪的书风,大有一统天下之势,人人谢无量,个个傅青主,仿佛书若不如此,便不足以称“书法家”。书法如能够具真性情,写真怀抱,则天机流露处,虽粗头乱服,亦自有一段风流可爱,若一定要如此这般,不仅使书法的美学意义变得逼窄,也丧失了艺术本身的基本立场。所以,书家贵在不趋时,不做作,情态不虚伪,下笔不勉强。今人论书法,往往分书家字、画家字、学人字等,按此分法,彦民就可以被归入学人字一类。其实,无论是谁的字,都不可以是写字匠的字、鬼画符的字、半文盲的字。在此,我又有一个谬见:愚以为无论何人,只要他想被尊为“书法家”,首先得是个文人,专业的写字匠如果不通文墨,是否可以叫做书法家,我有些存疑。

彦民兄据德游艺,书法特其余事。然而骚客幽怀,才人块垒,有不得不发者。当其临楮挥洒,意兴神驰,所抒发者,不过其胸中数卷书尔,所谓“焕乎其有文章”,其人其书,何能以点划之工拙、习俗之眼目而拘之?今彦民兄书法集付梓,而以知己谬托,嘱为文,彦民兄不从俗从众,倩当世大老或书界闻人为之鼓吹,其落落品行,于此可见一斑。更兼此集以浓情笔墨,状故国山川,其桑梓情殷,见诸毫端。故不揣谫陋,谨为序,并成一律,以为彦民兄贺:

椎轮玉毂并驰驱,

磊落才人腕底珠。

众美初集琼琬绚,

新煤乍落霭霞出。

文章自古千秋事,

风物何曾百代殊。

豪情更借传神笔,

写将家山入画图。

郭长虹2002919日于听雨待虹斋

(按,椎轮玉毂句本孙过庭《书谱》:“何须易雕宫为穴处,反玉毂为椎轮。”盖上古之书质,后世之书妍,彦民兼擅,故云。)


作者:本站      评论2      浏览4051次      2013-02-25 11:20:58

    发表评论

    *网友名:    

  • *评论内容:
  • *填验证码:

  •   

网友: cts    发表评论    时间:2020-05-23 21:43:25

   


范文http://www.5330.net.cn 妈妈知识http://www.wcshq.com  作文http://www.5745.net.cn  

杨先生回复: 

网友: 西门塔尔牛    发表评论    时间:2015-05-08 15:55:10

   

好文章,内容气势磅礴.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西门塔尔牛 http://www.xmten.com/

杨先生回复: 

CopyRight©2014:杨氏易学研究网